席慕蓉:讲到故乡,就会变成“很奇怪的人”

“我开始从个人的乡愁,到了对一个族群文化的好奇,最后是对大自然的焦虑。其实我自己不知道,所以多感谢一个评论者可以告诉你:我变成一个普通的人类了。”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